您現在的位置 >> 首頁 >> 校園文學

擁抱盛夏 洗淨鉛華

作者:譚宇繁 連宇寧     供稿單位:校報記者團      發佈時間:2021-06-07     瀏覽次數:

最美是夏天,最看不夠是人間。

“連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覺夏深。“太平洋的濕潤海風好像是突然來的,與温帶的東南風猝然相遇,像一場漫無邊際的山火,將春日短夢裏留下的失落和無望燒灼了起來,帶給我夏日限定的所有的熱烈想念,和一往情深。

青梅可樂冰啷噹響,愛是海水和礁石相互碰撞,是梔子向上長,是荷華滿池塘,是冰塊陪伴暴烈又温柔的太陽光。

六月的日光總是濃稠的、熱的、琥珀色的,陽光像是傾倒了蜂蜜罐,質地濃郁香醇。雖為夏天六月,始終是溽暑的氣息,濕熱到土地之內——慢慢地蔓延。從土地深處蔓延到昆蟲的每一根觸鬚,温柔地顫動着每一顆動物的心臟。從植物的根鬚之中緩慢傳遞,從土地探出頭的時候猛然加速,用一種幾乎是奮爭的姿態朝着天空猛撲。從花朵,從果實之中慢慢地滑動到人類的舌尖,成為我們鼻尖上濃郁的香氣,舌尖上甜蜜的汁液。

在夏天,吃着桃子、櫻桃和西瓜,漫長且愉快,白晝就像氣泡水一樣發出細碎的聲響,裏面的薄荷葉上下浮沉,翠綠冰涼。夜晚尚留晝時餘歡,晚星明亮,冷飲和啤酒杯七七八八擺在燒烤和小龍蝦旁,有人在夜市或小吃攤的煙火氣中長歌縱酒,也有人眼波流轉,迎面撞進夏日晚風,橙色黃昏將傍晚歸家人們的影子拖得很長。

六月的我們,俱是少年郎模樣。

這是一個滿是匆匆和意外的季節,有滂沱的大雨和空氣中充盈着的熱氣,有寫了又寫的練習冊和熬不完的夜,有不安又期待的高考,有聲勢浩大的離別。

有人猝然遇見,有人匆匆告別,有人昂首向遠方。

他們説,你看一晃兩三年,匆匆又夏天。到底是哪個夏天,有不能釋懷的遇見和告別,讓我們無論相隔多少年,品味起來仍有海水的鹹。

“冰鎮甜瓜呀,好吃嗎?“

“嗯,好吃。“

這卻是每年這時都會反覆上演的摺子戲本,演員來來往往,劇本安安祥祥。

只如初見,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妝,四下俱靜相。

太陽強烈,水波温柔。應該每個人生命裏都有這樣一個人僅僅屬於六月,他無意掀翻燭火,點燃雙眸盛滿暮色,從此歲歲年年,愛他就像愛夏天。反正一定要愛着些什麼的,恰似草木對光陰的真情,不如永遠迷戀長久的浪漫和空前的自由。

三十多度的風和將歇未歇的日光最適合散步和騎車。我是説,仲夏的夜晚最想和你一起消磨,草木葱蘢、鳥啼蟬鳴,慢慢生長了一整個春天的世界用最有生機的模樣相陪,宇宙精緻蒼老、地面温熱柔軟,我們在其間懶散漫遊,道路彎嫋、歲月漫長。走走停停好像便是遙遙一生。

生長於其中的萬物開始捕獵,每一塊骨肉落入到每一個生命的口中,昭示着生生不息的希望。每個人生命中的每一塊骨骼,每一滴血液都開始律動,跟隨着夏天的節奏野蠻生長。日光第一次真正地活了過來,從沉寂之中睜開了自己的眼睛。

敬共情,敬狂喜,敬攪拌冰茶的聲音。

在六月,讓我們的生活脱離沉悶、脱離孤苦、脱離漂泊,生長於廣闊土地生長於茂密深林,在人生的中位數上,與過去告別,與新生擁抱。

如果我們非要有一個宿命,希望人到中年,四季過半,我能如同六月一樣旺盛,六月一樣輕狂,六月一樣驕傲到聲嘶力竭。



版權所有: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